善泽

苟。

关于园丁。
P1求生者视角:
队友(园丁):“放心吧,妥妥的,除了VLP房里的其他全都拆了。(去放飞自我调戏监管者吧。)”
我:留下幸福快乐的泪水。

P2监管者视角:
我(屠夫):我#%$&@???又拆???我可qnmd吧???

p1是抽到皮肤的心情,兴奋地想去抱小姐姐然后发现没有手杖[爆哭]p3是机械师小姐姐x

屯屯上个月的🐠。

屯一屯。

翻出了上个学期的摸鱼。(每次都被老班看到是最皮的。)

“虹猫少侠……可否过来些?蓝兔有一事相求。”
(设定为少主和宫主灵魂互换后,想要杀掉少侠的少主)

关于小流氓与明月清风

  “呼——”匆匆忙忙地帮新来的隔壁家大妈搬好东西,晓星尘擦了擦头上的汗,习惯了大妈家女儿的热切眼神,所以晓星尘也没有过多在意,出言告辞:“阿姨,那我……”,先回去了。话音未落,被女人一把拉住了手而打断。
  “今天呀多谢你了,我家那口子出差,要不是你这热心的小伙子,我们娘俩还不知道怎么办呢,要是社会上都是像你一样的热心人就好了……”女人滔滔不绝,有意无意地看了一旁的阿箐一眼,接着说:“不如今晚留下来吃饭吧,让阿姨好好谢谢你,我家阿箐小你几岁,功课又不怎么样,你也好辅导辅导她。”女人握着晓星尘的手紧了紧,生怕晓星尘不答应。
  晓星尘皱了皱眉,不动声色的把手从笑容满面的女人手中抽出,略带抱歉地笑笑:“阿姨,不好意思,家里还有人在等着我,我就先走了。”想起那人,晓星尘无可奈何的笑了笑,但是运动过后的劳累却是伴随着太阳的落下与夏天的热气一齐远去了。女人见此,大概在心里翻了一个白眼,感叹了一下自家姑娘下手太迟这不人家都有女朋友了,然后惋惜的跟晓星尘告了别。
  小姑娘见了,急急忙忙的拉住晓星尘,有些怀疑地问:“晓……学长,你说的那人该不会是……”晓星尘怔了一下,温声笑道:“薛洋,现在是……”为了不让阿箐妈妈听到,他压低了声音,“我的爱人。”然后晓星尘又对着女人礼节性的笑了笑,“对不起啊阿姨,我得先走了。”接着出了门,快步离去。
  在门外不远处,晓星尘就看见了在街边那株生得极大的绿榕树下那个他心心念念想着的人。薛洋站在树阴下,嘴里叼着糖,痞里痞气的,似笑非笑地看着越来越近的晓星尘,将嘴里的糖拿出,咧嘴对晓星尘笑了起来,调侃着对晓星尘说:“道长可真是好人缘。”
  晓星尘穿衣一向是白色为主,被薛洋嘲笑了好长一段时间,后来又被这个小流氓戏称成“道长”。
  想来刚才发生的薛洋都看了进去,再加上等待了一些时间,薛洋难免会这么说,晓星尘用手揉了揉自家爱人的头发,解释道:“人家刚搬过来,我好心帮人家搬些东西,却没想到会用去很多时间,你久等了吧。”晓星尘撩起薛洋的刘海,在小流氓额上轻轻一吻,再牵起他的手,说:“我们回家。”
  “哎哎哎?这样就想哄我啊?”小流氓嬉笑道,舔了舔手中的糖,兀的换上了撒娇的语气 ,“道长,洋洋生气了!洋洋晚上要吃糖醋排骨。”“没大没小。”晓星尘责备道,嘴边的笑意却不曾减下一分。
  夏日特属的热气伴着风吹过榕树,几片绿叶匆匆地落下,知了难得的沉寂给这个黄昏傍晚添上了一些些凉爽,迎着夕阳,两人的影子越拉越长。
  岁月静好,你我如旧。
  
  
  

 

  随后跟来的阿箐捏爆了手里的冰水。

  娘子帮改的文,她是个天使呜呜ww爱她一辈子♥ @SD